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陈苍君 > 第六章 大小道

第六章 大小道

真空环境下是不可以传递声音的,所以神圣的话没有人可以听见。

如果有人的话。

用意念倒是可以实现随时通讯,但是很明显神圣没有想到,更没有兴趣让敌人们听见他的话。

听见了没有用。

他的话是金口玉言。

怎么能随意让他们听到?

不过听到了又如何,问题是你倒是自己来听啊。

没有人听得到,那就别听了。

他的名字与实力一样无人可及。

洛九天。

他是神圣,是神圣就是不可以侵犯的,没有人可以质疑他的绝对权威。

这种权威既有实力的原因,也是建立在灵魂上的恐惧。

事实上,他的敌人也一直在努力不低估他,一直在自以为着实事求是,虽然每次都似乎还是低估了他,但是永远不会觉得自己高估了他。

所以今天300枚横冲炮齐射,这一波攻击是第二次天地大战一共所用横冲炮的三分之一。

神圣看了看周围早已成为碎片的横冲炮炮弹,昂贵的玄晶弹头四处飞撒。

这片星系有自己的恒星,所以其实这里并不黑暗,反倒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了些光明的感觉。

真空太安静,

安静的没有声音。

比所谓的地狱还要枯寂。

更有了些诡异的气息。

但有光。

神圣无比的光。

那叫圣光。

神圣收回了双手,负在背后。

平静的可怕。

他的容颜还是少年。

有无数天地两界的少女修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换取这永保青春的法术。

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双手有些虚化。

透明了一些。

仿佛不存在这个世界。

只是程度太小,所以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在重伤睡了1200年之后,每次使用法力过后,就会这样。

这不是伤势,所以治不好。

这不是好兆头。

不错,神圣出世以来未尝一败。

但是谁说,不败就可以不死?

对,即使他没有失败,也依旧会死。

同理,即使赢了也不一定会活着。

败与死不是一个观念。

黑洞洞的太空像死人的坟地,但是现在只是某些人的坟地,还不是神圣自己的。

高能水晶太密集,有些四散开来的水晶有一次碰撞在一起,发生了剧烈的反应。

爆炸了。

像星星。

像烟花绽放。

闪烁着。

照亮了,不,是装饰了一片天地。

有点刺眼,但对这位少年来说毫无影响。

好多灰。

但是这不是土,所以一点都不脏,只是密密集集的看起来让人好生心烦。

遥望着。

神圣似笑非笑,有一种俯视天下的姿态。

“走吧。”

神圣向前踏步,不急不慢。

“你还要去哪。你真的要杀了他们?”

神圣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这位老者与这位少年是两个不同的极端。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

他长着一头白色的头发。

他脚踩着一双白色的靴子。

就连他身后背着的那把剑,剑柄也是白色的。

白。

好白。

太白了。

在太空中比少年显眼的多的多的多。如果真的必须说一点相似之处的话,那就是他们一样雪白的头发。

少年疑惑的问道:“你不是说自己是天道,不能干扰俗世吗?”

老者看似淡然的说道:“我没有干扰。”

少年笑道:“你占用了这里的一片土地,你还在用这里的神力,你阻碍了从远方来向这里的一缕光,怎么能说没有影响?”

老者说道:“如果我没有来,就不会清除原先就在这里的玄晶弹头,而那些玄晶弹头本就会如此,我只是替代了而已,从客观角度来说,我没有影响。”

少年想了想,道:“胡说。”

老者认真的说道:“没有。”

少年问道:“你怎么没有胡说?”

老者回答道:“我哪里胡说了?”

少年说道:“你现在还在胡说。”

老者低头不语,洁白的衣装在太空中格外明显。

他本就很耀眼。

他是天道。

天下的天,大道的道。

他是天下大道。

可以理解为这片宇宙的实际掌管者,即使是神秘的阎罗王也没有资格和他相提并论。

少年静静的看着老者。

就像晚辈恭敬的接待长辈一样。而那少年,就像是隔壁家的大哥哥一样。

阳光又健康。

“你有没有名字?”神圣问道。

老者说道:“我是天道,用不上名字。”

少年说道:“你可以给自己取一个名字。”

老者看着洛九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太空里一切都变得有些轻,老者的白发却不知道为什么还在向下垂着,没有一丝卷起。

两人都对这个话题不再感兴趣,于是统一的闭上了嘴。

他们似乎忘记了远处还有天界的五位大帝在注视着这里。

其实只是不在乎。

老者什么也没有做,但是他的脚下却亮起了好多光彩。

是七彩的光。

光是宇宙中最快的速度。

是光线组成的。

这些七彩的光,用最短的时间里包裹了这片星域。

恒星的光并不例外。

如果从外边观察,就会发现这里似乎升起了雾。

好大的雾。

这是混沌的雾。

雾太深,所以看不清其中,更何况是两个小小的人儿?

相看无语。

还是少年打破了寂寞。

神圣疑惑的问他:“你来干什么?

“我来送你走。”老者抬起头。

洛九天问道:“送我去哪?”

老者看着洛九天的身体,就像在打量着一块精美的璞玉。

只是这块璞玉是没有被仔细打磨出来的,还需要润色。

“我一直不同意你的存在,因为我认为那样会影响宇宙的平衡。”老者看着少年说道。

少年说道:“你错了,决定这片宇宙是否平衡的,从来不是外在的力量,而是人们自己的内心。”

老者点头,道“无天大境的尊者越来越多了,直到有一天,无天大境也只不过是一方强者,而不是绝世高手,那一天,无法境也会变得越来越多。”

“无法境,顾名思义就是无法无天的境界,如果这个境界的人太多,那么行道境也会变得普通。”

“洛九天,我身为天道,对自己的实力最是清楚,你我的实力,也就比行道境巅峰强一点而已,如何面对俗世的力量?”

老者嘲笑着说道:“这些贪图功力与声望的强者,绝对不会允许我们天道的存在,他们会试图消灭我们。”

消灭是远远不够的,最大的可能是,,,,

他们会把自己变为天道。

这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杀死天道,自己的力量有足够强,是很容易被小宇宙规则接纳的。

这一点老者没有说,但是洛九天与老者都知道这一点。

结果不怎么美好。

甚至有一点悲剧。

不,是天大的悲剧。

被人,而且是被自己所认为的俗人取代,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尤其是对这位老者来说。

他默默俯视着这片天地无数年之久,又怎么会允许有人比自己强大,甚至取代他呢?

神圣说道:“然后?”

老者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当一个猎人。”

神圣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但是很快就熄灭了。

只是熄灭,没有消失,他还有火种。

这片恒星系的太阳终于出现,完全笼盖了大道两人。

小天道,老天道。

天道,都在讨论大道的未来。

天机在此刻绝对禁止有人窥视。

那些玄晶,是极其的珍贵,之前说它们不值钱,只是相对于庞大的天界来说,而如果放在其他的人身上,只怕九成九九九都会倾家荡产也买不到这些神材。

玄晶是一种高能水晶。

高能量水晶。

它蓬勃的能量全部压缩在一团,只待人们来释放。

它们的能量怎么可能说释放就释放?总要有一个过程。

就像地震中的主震与余震一样,最能杀伤敌人的往往不是它的第一次爆炸,而是后面几次。

横冲炮的炮弹,弹头就是这种极不稳定的水晶做成的。

它在接触敌人时,炮弹主体会对弹头的压缩少一点。

成细小沫状的水晶颗粒会悄悄渗透到你的身体附近。

炮弹爆炸。

水晶抛射出来。

发生反应。

再次爆炸。

哪里的反应越活越,那里的杀伤就越强。

这就是连环爆炸。

这就是为什么横冲炮那么恐怖的原因。

那些沫状的细小颗粒,全部都是原子级别的。

人们的铠甲或者衣物,甚至是皮肤,对他们来说都非常简陋。

也就是说,他们可以穿透任何人的衣物和身体。

一旦外部干扰加剧,就有六成的可能性会导致爆炸。

在人体内部爆炸。

防不胜防。

敌人就会被炸的血肉模糊。

大帝也活不下来。

———

“神圣还没有死,他的气息依旧强大。”迟到的大帝说道。

文帝说道:“知不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

前方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

那些闪烁的天体非但没有让那里清晰,反倒增加了几缕看不太清的光晕。

更加神秘。

连他们这五位大帝也看不清。

星空大帝说道:“那里似乎隔绝了天机,我们看不见。”

雪帝的眼睛有些红,为刚才战死的几位部下感到伤心。

龙帝则有些不安的望着那位迟到的大帝,说道:“怎么办?”

“不急。”

迟到的大帝转身,找到了一处平摊的地,然后盘膝坐下。

地上忽然出现了一块罗盘。

大帝的罗盘,自然不是普通的罗盘。

Copyright@2020